君子赠人以言,庶人赠人以财

文:向尚瞰(读史专栏作者)

凡读过唐诗的人,我想,对王勃的《杜少府之任蜀川》、李白的《赠汪伦》、王维的《渭城曲》这三首诗,都不会陌生。这三首诗,可以说都是古人的临别赠言。在这些赠言之中,朋友之间的深情厚谊,宽慰劝勉,相互珍重,溢于言表,既高雅,又有意义,无一不是传情达意的千古绝唱。

古往今来,分别都是一个伤感的话题,它像一片乌云笼罩在人们心头。王勃与杜少府同是远离家乡的宦游人,但王勃却没有陷入伤感的漩涡,他用“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无为在歧路,儿女共沾巾。”的诗句,似乎在告诉友人,也是在告诉所有相同经历的人们,分离是必然的,伤感却可以避免。悲欢离合只是寻常事,只要心意相连,纵然相隔千里万里,也无法割断彼此的友情。体现了诗人广阔的胸襟和豪迈的气概,对人生充满了积极向上的态度。

而李白的《赠汪伦》,写的是汪伦用唱歌赶来为李白送行的情景。诗人很感动,用“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短短十四字,既极力赞美了汪伦对诗人的敬佩和喜爱,也表达了李白对汪伦的深情回应,把两个人乐天派的性格和他们之间不拘形迹的友谊抒写得淋漓尽致。

至于《渭城曲》,“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两句诗,更把深切的惜别、关切、担忧等复杂的感情寄寓在“劝酒”这一举动之中。“西出阳关无故人”,一言朋友所去之地陌生;二言那里人迹稀少;三言你我朋友自此一别,则知己难求。如此,则对友情的珍惜,对离别的无奈,对朋友的关切,尽蕴于诗中矣。

在物质重于精神,吃喝重于言词,讲究大摆宴席迎来送往的时下,读读这些临别赠言的高雅诗篇,是不是对淡化庸俗的应酬,淳化深挚的人情,更有意思。

除写诗赠别之外,古人还有示人以警策,给人以启迪,使之终生受用不尽的临别赠言。西汉刘向撰写的《说苑》中,就说讲过这样一个故事:宓子贱要去做单父县的县令了,去拜访朋友阳昼,问他:“您有什么经验可以告诉我吗?”

阳昼说:“我地位低下,不懂得治理百姓的办法。但是我有两条钓鱼的经验,可以送给你。”

子贱说:“你钓鱼的经验是什么?”

阳昼说:“钓鱼时,垂下钓丝,安好钓饵,马上赶来吞食的便是阳桥鱼,这种鱼肉薄而味不美;还有一种鱼,绕着钓饵游来游去、欲食又止的便是鲂鱼,此鱼才是肉肥味又美的鱼。”

阳昼实际上是把用人之道,作为赠言,委婉地讲给宓子贱听。宓子贱领悟了其中的道理,上任途中,还没走到单父县,不少官员便纷纷赶到半路上来迎接他。宓子贱催促手下人说:“快赶路,快赶路!这些人便是阳昼所说的‘阳桥鱼’来了。”疏远想攀附他的小人,到了单父县,他便去访求那些年高德劭,又有才能的人,也即是阳昼说的不轻意吃食的“鲂鱼”,来与他共同治理,把单父治理成了一个老百姓安居乐业的好地方。

老子说:“君子赠人以言,庶人赠人以财。”荀子也说:“赠人以言,重于金石珠玉。”从某种意义上说,给人最大的帮助,最好的馈赠,有时并不是钱和物,而是一个警句,一条格言,一首好诗,一句古训,或者是一番忠告。古人有以史为镜之说,我们何不在亲朋好友,共事同窗,或工作调动,或远走他乡之际,将把酒临风,大摆宴席,改为送一些好诗名句,善语诤言,并以此为镜,折射点有用之物给他们,使之从中感受到亲情友情的温馨,得到有益的启迪,汲取精神的力量,留下最好的念想呢。

自然,赠言时也不要搞那种无聊的吹捧。超过了实事求是这个度,赠言也就变了味,成了一种精神的贿赂了。

posted @ 19-03-15 08:57 作者:admin  阅读:

Powered by 新贝彩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