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冠军邹凯的后奥运生活 最常去的地方还是体操馆

  来到自己的“后奥运生活”,邹凯的日常生活丰富多了,也平淡多了。他慢慢适应把个人使命从为国争光,转变为给运动队做保障工作,适应不需要每天高强度训练的生活节奏。有时他会梦见马上就要比赛,却突然忘了怎么做动作。醒来时的一身冷汗,证明曾经时刻保持的高度紧张,迟迟没从他的大脑皮层中淡去。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见习记者 毕若旭 记者 范雪 来源:中国青年报

奏凯 奏凯

  退役一年后,邹凯有了新的身份——国际级体操裁判,这个新身份,可以让他以裁判的身份重走自己当年经历过的国内外赛事。不仅如此,邹凯也在尝试着更多角色——去年多哈体操世锦赛,邹凯在CCTV5当解说嘉宾;在全国两会上,他曾提出关于全民健身和推广快乐体操的建言;去年6月,他把想法落实,2018“邹凯杯”四川省幼儿基础快乐体操比赛暨四川省第三届快乐动感操比赛得以成功举办。

  与此同时,想要让小朋友从幼儿体操中收获更多快乐和成就感,举办赛事并让小朋友参与其中也非常重要,于是四川体操协会和邹凯推动2018“邹凯杯”四川省幼儿基础快乐体操比赛教练员、裁判员的培训。

  赛场外的邹凯和以前似乎很不一样。他戴一副斯文的金丝眼镜,为了“显示出成熟的年龄”。他觉得自己走路不像退役前那样“像在飘”,身体“可沉了”。但他的拍照水平在爱人的影响下精进了不少,已经掌握了不把一米七拍成一米六、不把瓜子脸拍成国字脸的技能。

  对于获得过5枚奥运金牌的运动员来说,想在退役后获得超越从前的成就感并非易事。邹凯时而感到迷茫,时而有些困惑,因为他需要在新的位置上寻找更多的可能。

  他还记得自己3岁时因为活泼好动、爱生病被父母“拖”进体操房,一开始不愿意玩,背起自己的小书包就要走。进了两次体操房以后,家人想把他“拖”走都难。

  在从事竞技体操前,邹凯练体操就是为了好玩和锻炼身体。“体操作为‘运动之父’,对身体基础训练非常有帮助,小朋友在3至6岁之间学习体操,可以增强身体的协调、平衡和柔韧,让身体更加‘会运动’。”邹凯告诉记者,“奥运会的英文是Olympic Games,Game有游戏的意思,希望孩子们在体操中能找到玩游戏的快乐感觉。”

  但他又似乎和以前没什么不一样。或许是因为在体操队里生活久了,邹凯还是很喜欢有组织有纪律,习惯运动队的工作和生活。他依然很少有假期,春节只放3天假,每周只有单休。为了冠军梦而不顾一切努力的自己和比赛中完美完成动作的瞬间,时而在他脑海中闪现,那段超常态的生活,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坚持下来的,回想起来,自己都佩服自己。现在,当小朋友需要一个榜样,他不吝于用自己头顶的光环来吸引孩子们和体操结缘。

  他不期待有机会通过快乐体操体验运动带来愉悦和健康的孩子们记住奥运冠军“邹凯”的名字。他只希望这些孩子能因邹凯的努力而受益。“再过几十年,我就不存在了,但这项运动还会存在”。

  现在他工作时最常去的地方,是四川省职业技术学院的体操馆。场馆里悬挂着四川省体操名将的照片,进门处正对面偏左的那幅上,邹凯举着写有“五金冠九州”的横幅。邹凯就是从这座体操馆走向国家体操队的。

  他觉得退役后的自己像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尽管在自己再熟悉不过的领域,但进入工作岗位,许多东西还是要从头学起。

  他还准备到四川省一些体育局和教育局合并的地、市、州调研,探寻如何从事务上和实质上让体育和教育更好地配合,让体操进校园更有成效。

  “邹凯”两个字因一部电视剧频繁上微博热搜,但这对邹凯本人平静的生活没什么影响。

  作为政协委员,他寻找体操在全民健身中的贡献方式;作为四川省职业技术学院体操系副主任,他做着体操队的日常管理;作为四川省体操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他为推广快乐体操而举办各类比赛和培训;作为一个酷爱时尚的年轻人,他把喜欢的嘻哈音乐单曲循环上百遍,最近常听的一首是《喜新恋旧》。

  参与幼儿体操运动的孩子年龄基本在3岁到5岁,但因为全省运动会的参赛者年龄在9岁以上,6岁到8岁成了一个空当。向四川省体育局上报增设一些这个年龄段的省运会金牌,让参与幼儿体操并有兴趣继续学下去的小朋友有机会参赛,成为邹凯今年致力的一项工作。

  工作的性质从在空中腾挪跳跃,到脚踏实地地到学院汇报体操队的情况和需求、为队伍提供后勤保障、每周提交教练员和运动员计划、做年度比赛计划,这个一直以来目标明确而单纯的年轻人,开始学会应对复杂而琐碎的工作。

  幼儿体操方面的社会体育辅导员培训非常重要。为了让更多孩子有机会接触快乐体操,并在他们喜欢快乐体操的情况下有机会更多地参与,邹凯接触了很多幼儿园老师,发现幼儿园要想开设快乐体操课程,需要更强的师资力量。“一个专业的指导员能让小朋友更规范地从事一项运动,同时避免受伤”。

  他时而把自己的人生设定在“中年”,并把喜欢听相声作为凭据。但他又很前卫,听歌爱听嘻哈,一首歌一听就是几个月,就像他近来单曲循环的曲目,《喜新恋旧》。

  现在,“快乐体操”是邹凯经常挂在嘴边的词语。

  运动员时期的邹凯说,作为将军,最好的归宿是战死沙场。离开体育赛场两年,走向大体育的天地,做过很多尝试后,这位曾经的沙场将军还在寻找赛场外更好的自己。“现在目标还不是特别的清晰,但希望做好本职工作之余能够有一些大胆的设想和创新”。

posted @ 19-03-09 07:20 作者:admin  阅读:

Powered by 新贝彩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